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有一刀断长生_ 313 最寒是人心-笔趣阁

时间:2021-04-28 18:5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搔首弄姿小说我有一刀断长生 313 最寒是人心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牛员外生怕徐公子太过担忧,便先挑开话头,笑道“徐公子何方人氏?”

    徐天然想了想,平静道“晋阳。”

    “公子北人南相,气宇非凡呐。”

    徐天然悻悻然一笑,为牛员外倒上一杯茶,“牛先生过誉了。”

    “老夫一生观人无数,从未看走眼,公子面向暗藏天机,必将是名动天下的人物。”

    “牛先生还会看相?”

    “老夫正是凭借看相的本事在庙堂平步青云,不然老夫学问不高,文章写得也不如何,当年高中不过也就是同进士出身,三甲同进士出身的世子大多做到县令、知州就走到头了,缘何我能走到一州刺史高位,靠的就是我相面识人积攒下的香火情。加之老夫为人刚正不阿,结交之人皆是尚未发达之时的患难之友,等他们飞黄腾达了自然也会惦记这份情谊,这才有了这份官运。”

    徐天然微微点头。

    人老了就越来越喜欢回忆往昔光荣岁月,牛员外继续说道“与人相交贵在相识于清贫之时,若是等他富贵之后再结交就落了个攀附贵人的嫌疑。老夫结交之人大多是中正之人,不知不觉老夫俨然成了清流党元老。成也相面术,败也相面术。”

    徐天然隐隐可见牛员外眼眸里闪过一丝晶莹,仿佛过往仍旧无法放下。

    “王上年轻之时励精图治,选贤任能,南唐国运蒸蒸日上,不曾想随着岁月流逝,王上越来越昏庸,远君子,近小人,这些年的南唐庙堂越来越乌烟瘴气,老夫自知并无安邦定国之才,被放逐告老还乡于南唐而言并无损失,但是,宥沐先生乃经天纬地之才,也被放逐,实是南唐之损,天下之损。不然,以宥沐先生之才,南唐缘何没有问鼎中原,一统天下之势?”

    徐天然不知庙堂,不过,宥沐先生的名字深深刻入脑海之中,将来若有机会定当上门好好拜访。

    牛员外沉浸在往事之中难以自拔,徐天然也不打扰就静静听着,或许,多了青衫这么个听客,老员外格外健谈,所言皆是自己一生所参悟的道理,徐天然也很仗义,像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一老一少,就这么倚门饮茶,不知天色将晚。

    良久,房门悄然打开,徐天然立即弹了起来,向苏医仙俯首一拜,关切道“苏医仙,怎么样了?”

    苏医仙的额头上有细微的汗珠浮现,平静道“南宫公子身体虚弱,浑身经脉五脏六腑如同漏风的筛子一般,精元时时刻刻都在流失,若非来得及时,恐怕真就要留下后遗症了。”

    听到此处,徐天然松了一口气,既然苏医仙敢这般说,看来千白定然无恙了,徐天然深深一揖,“谢过苏医仙了,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苏医仙大胆开口,只要在下能做到,都会全力而为。”

    苏瑾月笑道“徐公子言重了,我们岁静医馆是明码标价的,付了银钱即可。”

    此言更让徐天然对岁静医馆心存好感,一袭青衫重重抱拳,黑衣童子轻声道“爹,抱拳有啥用,咱得把银子给了。”

    徐天然一个板栗落下,黑衣小童在地上捂着脑袋打滚,徐天然只觉得肝有点痛,身边没了个白衣小童,又多了个黑衣小童,每一个是省心的主。

    “苏医仙,诊费多少?”

    “病还没治好呢,岁静医馆的规矩,看好病再给钱,徐公子莫急,岁静医馆不会多赚你一文钱,也不会少赚你一文钱。”

    “那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不行,南宫公子需要静养,刚给他施了针,勉强将漏洞填补了,莫要打扰了。往后的日子还需要药物浸润身躯,若是不出意外,一个月南宫公子方可痊愈。”

    徐天然点点头,感谢道“辛苦苏姑娘了。”

    苏瑾月看了眼青衫公子,突然换了称谓,听着似乎亲切了许多,不过,苏瑾月对这些江湖游侠大多没什么好感,江湖游侠能有几人是好人?

    苏瑾月不过轻描淡写嗯了一声,便离去了。

    徐天然在门口,听着千白平稳的呼吸声,这才重新坐下,给牛员外倒了一杯茶,手一摸才发现茶水冷了,便要倒掉。

    牛员外抚须笑道“别倒了,太浪费了,凉了也能喝,就当是凉茶了。”

    黑衣小童懂得察言观色,立即取来一壶热水,递给徐天然。

    “那再加点热水,别寒了肠胃,回头牛先生老往茅厕跑可要怪罪我了。”

    “哈哈哈,行,就按徐公子的意思办。”

    日头西斜,采石镇炊烟渐起。

    一名须发洁白的布衣老者领着一名脸色病态惨白的半大孩子走进岁静医馆。

    老者高声道“大蒜是个宝。”

    孩子扯着公鸭嗓答道“常吃身体好。”

    “一日一枣。”

    “长生不老。”

    “宁可无肉。”

    “不可无豆。”

    一老一少就这么吟唱着顺口溜进了院落,半大孩子见来了客人,顿时拘束了许多。

    老者神色如常,一如既往问道“吃了十月茄。”

    “饿死郎中爷。”

    话音未落,孩子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苏姐姐正是郎中,自己这么说是不是不大好。

    果不其然,苏

    瑾月朝着老者翻了个白眼,不悦道“郎中爷饿死了,你们也上街讨饭去。”

    老者自知理亏,立即赔笑道“月儿,何必那么较真呢?”

    苏瑾月板着脸,“草药呢?”

    老者顿时一拍后脑勺,直跺脚道“哎呀,忘了带回来了。”

    苏瑾月看着少年手中一根麻绳穿着五六条约莫半斤大的鲫鱼便知道这爷俩定然是下河捉鱼去了,哪里记得采药之事。

    少年是扬州城迎熏巷林安冉,曾经也是书香门第,可惜父亲为人刚正不阿,写诗得罪了枫林门,十年前的一夜林家十八口皆为毛贼所屠灭,仅仅剩下林安冉死里逃生,为路过迎熏巷买酒的华老头所救。

    从此林安冉就跟着华老头和苏姐姐一同生活,林安冉的身体不好,能活下来已经耗尽了苏姐姐的心血,瞧着当下活蹦乱跳的样子,一旦到了隆冬时节,林安冉就像个老头一样怕冷怕风,稍有着凉便是咳血不止。

    苏瑾月生气的其实并不是华老头把采药的事忘了,这么多年华老头上山采药几次把草药带回来了,只是气他让安冉下水捕鱼,早春时节仍旧有些寒冷,万一又受凉了身子骨真就受不了了。

    华老头只是傻笑着,并不言语。

    林安冉很懂事,微笑道“苏姐姐,我没事,华爷爷没让我下水,只是让我在岸上等。”

    但是,明眼人都看出来少年的衣衫裤脚湿透了,怎么可能没下水。

    华老头见宝贝徒儿要生气了,只能扯呼了,刚要溜之大吉,在门口就撞上了采石镇首富牛大友一众人。

    牛大友急匆匆而来,肥硕的身子一弹,华老头转瞬就弹出数步,摔倒在地。

    牛大友身后五六人匆匆而来,显然是有急事,哪里顾得上华老头摔了,只是,从华老头身上跨过去,走到老员外身前,焦急道“叔父,你真要与枫林门对着干吗?”

    老员外沉声道“是枫林门要与采石镇过不去,不是采石镇要与枫林门作对。”

    牛大友急了,“枫林门要的是苏瑾月和牛大海,为何要拉着整个采石镇一起陪葬?”

    牛大友身后牛氏子弟纷纷附和道“叔父,大友说的对。”

    牛大友一众人皆是采石镇地主,这些年虽得了牛大海庇护,赋税和供奉钱少了,但是也没法子盘剥佃户,所以他们并不惦记牛大海的恩情。

    老员外气得拿着拐杖狠狠砸在地上,怒道“牛大友,你们都不知感恩吗?大海这些年护着采石镇,让你们少缴纳了多少钱粮,苏医仙救了你们家中多少人,结果遇到危险就这么着急撇清关系,你们还有脸姓牛,就不怕辱没了牛家先祖吗?”

    牛大友也不生气,牛家有如今的产业多亏了有叔父这么一棵大树罩着,虽说当年牛大友也想凭借叔父的裙带关系谋个一官半职,但叔父严词拒绝了,牛大友至今怀恨在心。

    如今牛家只能窝在扬州城外当这小小地主老财,比起扬州城那些膏粱子弟简直是云泥之别,不进城不知州城的繁华,见那些膏粱子弟各个鲜衣怒马,在青楼酒肆挥金如土。牛家的子弟在采石镇算是富裕人家,但是与人家一比,跟土包子进城一样。

    牛大友早就受够了这种日子,但是也不敢明面上得罪叔父,毕竟叔父于牛家是有大功的,当年牛家不过是采石镇在地里刨土的农夫,有了如今小小基业也多亏了叔父争气,一朝高中,官至扬州刺史。

    可惜,在牛大友眼里,师父这个刺史当到臭水沟里头去了,权柄在握之时也不为家族谋划,放任牛家后代不顾,才有了当今牛家仍旧窝在采石镇的窘迫。

    莫说扬州刺史,便是那些个当了县令,家族之中的子弟哪个不是鸡犬升天,比牛家过得好多了。

    牛大友冷静道“叔父息怒,牛家有如今的成就多亏了师父,侄儿从不敢违逆叔父,叔父不让侄儿入官场捐个一官半职侄儿也认了,但是,事关牛家和采石镇存亡,侄儿不得不仔细思量。牛大海是对采石镇有功,却也正是他的桀骜不驯得罪了枫林门才招致枫林门的怨恨,这是他牛大海个人之事与牛家无关,更于采石镇无关。”

    老员外直摇头道“你们皆是这般想法?”

    牛家晚辈有些动摇,牛大友躬身一拜,平静道“我们都商量过了,我们牛家不当这个出头鸟,也和镇上几个大户人家通过气了,这是枫林门和牛大海、岁静医馆的恩怨,与我们无关。”

    老员外一时间怒火攻心,呕出一大口血来,这把牛大友惊到了,想不到叔父这般固执,继续劝道“叔父,你当你还是扬州刺史吗?若您还是扬州刺史,那枫林门敢造次?可是叔父您已经致仕了,咱们牛家生死存亡之际不能莽撞行事,还望叔父三思。”

    老员外无力地摆摆手,身边自己最疼爱的孙儿牛栾川扶着老人,怒骂道“牛大友,不要再说了,你想气死爷爷吗?”

    苏瑾月语气冰冷道“既然枫林门与牛大海和岁静医馆的恩怨与牛家无关,还请几位赶紧离开岁静医馆,省得沾惹是非。”

    牛大友见状,看来苦劝叔父无果,只能摇头离去。

    忽然,一袭青衫厉声道“慢着。”

    牛大友一行人回过头来,见这名外乡人正怒目相向,一时间有些心虚,

    这外乡人可是一拳就把牛大海打飞,不是个好惹的主,牛大友毕恭毕敬道“公子有何赐教?”

    “你有一事忘了?”

    “何事?”

    徐天然的目光落在尚且直挺挺躺在地上的华老头身上,牛大友做惯了墙头草,察言观色的本领还是十分高强,立即将华老头扶起来。

    不曾想华老头就是不起来,这个在岁静医馆混吃混喝的混不吝跟自己干上了,牛大友气呼呼道“华老头,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要故意讹我吗?”

    华老头原先没这个想法,不过是想躲过宝贝徒儿的凌厉眼神,不过牛大友既然如此说了,华老头反倒是来劲了,既然你说讹就讹呗,不停呻吟道“我的腰断了,起不来了。”

    牛大友一时间骑虎难下,身边几位牛家子弟一同俯身搀扶,想不到华老头身体仿佛千斤重,任由几人如何用力,华老头就是纹丝不动。

    牛大友索性不扶了,将怀中的钱袋子往地上一丢,“不就是想要钱,给你。”

    徐天然指尖一弹,一股灵力侵袭而出,将钱袋子原路丢回去,牛大友眼疾手快,将钱袋子抓在手上,奈何,一股巨大力量涌来,牛大友身形接连后退数步,一个踉跄,一屁股摔在地上。

    黑衣小童看热闹不嫌事大,拍手叫好。

    围观的村民对牛大友指指点点,不过其中不乏认同牛大友说法之人,虽说牛大海和苏瑾月对采石镇有恩惠,但是,大难临头惹来了山上仙人,动辄就要全村覆灭之事,怎能因一点小恩小惠就白白丢了性命。

    人心之细微处便是如此。

    徐天然早已见怪不怪,苏瑾月紧紧抿着嘴唇,有些失落。

    牛大友起身,拍拍屁股的尘土,也不生气,谁让青衫公子拳头大,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反正挨这么一下反倒是扯平了,牛大友捡起钱袋子,不要钱更好,自己省得割肉,转身便要离去。

    “站住。”一袭青衫又喊了一声。

    牛大友耐着性子道“公子,我也挨揍了,算是扯平了,还有何指教?”

    “道歉。”

    牛大友有些愠色,但是见一袭青衫腰间的佩刀,压下怒火,朝地上七扭八扭的华老头躬身一拜,“华老头,抱歉。”

    林安冉走到华老头跟前,在老头耳边轻声道“华爷爷,装蒜也有个限度。”

    华老头这才颤颤巍巍站起来,仿佛真的受了重创一般。

    苏瑾月看着牛大友一行离去的背影,愤然转身,低头察看牛员外的病情。

    牛栾川和苏瑾月靠得这么近,脸颊立即就红透了,徐天然一眼就瞧出了牛栾川的心思,但是,转身过去就当作没看见。

    华老头见苏瑾月是真的生气了,闷不吭声去了厨房,处理新鲜的鲫鱼干净利落,拿起一块豆腐,很快,浓香鲜甜的鲫鱼豆腐汤熬好了。

    林安冉也煮好了米饭,又择菜、从梁上取下一条腊肉,今日来了客人,总得加个荤菜,再说了,回头钱还是要从青衫公子身上出,林安冉便再煮了几个鸡蛋,反正也不心疼。

    徐天然是明白事理的人,知道苏瑾月不会收下银钱,便转身将一锭十两的银子悄悄塞在华老头手上,华老头多精明的人,自然懂,这几天多加几个菜。

    华老头已经开始盘算,要抠出几两银子买酒,自己不采药宝贝徒儿就不给自己银钱,这都许久没喝过酒了,肚子里的酒虫早就不老实地活动起来了。

    华老头见桌上摆着鲫鱼豆腐汤、爆炒腊肉、水煮鸡蛋,菜色还是略显单薄了,掏出二百文钱,让林安冉再去买两斤猪头肉回来。

    林安冉没想到今天华老头这么大气,把压箱底的二百文钱都掏出来了,难道日头打西边出来了?

    心里想着,林安冉脚上的动作可不慢,一眨眼,林安冉拐过几个巷子,就把猪头肉买回来了,而且,林安冉还贴心的把剩下的铜钱买了壶酒。

    华老头摸摸林安冉的脑袋,笑道“爷爷没白疼你。”

    苏瑾月为老员外诊治完毕,牛栾川脸上浮着两抹朝霞问道“苏医仙,我爷爷怎么样了?”

    苏瑾月淡然道“无妨,急火攻心,我开个方子,你回头找安冉抓药,喝两日便好了。”

    牛栾川抿了抿嘴唇,一副书卷气作揖行礼道“多谢苏医仙了。”

    苏瑾月仍旧一副平淡模样,“不客气,我是收钱的。”

    牛栾川焦急道“我知道,但还是谢过苏医仙了,这些年爷爷身子骨不好,多亏了苏医仙出手诊治,不然我都不知该怎么办。”

    苏瑾月微微点头便转身离去,似乎也不留牛栾川吃饭了。

    牛栾川看着苏瑾月的背影,脸色一通火辣,一时怔怔出神。

    良久,听见屋里头老员外喊道“川儿,咱回家吧。”

    “好嘞,爷爷。我抓好药就扶您回去。”

    苏瑾月看着一桌酒菜,眼神冷峻,盯着华老头看了好久。

    华老头轻轻咳嗽一声,把林安冉温热的酒倒好,自顾自饮了一杯,做了艰难的思想斗争,将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放在桌上,颤抖着手把银锭推到苏瑾月身前。

    苏瑾月把钱收入囊中,终于露出久违的微笑,“开饭。”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