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京城第一废柴小姐_ 第二十五章 安心-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8:2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江佞小说京城第一废柴小姐 第二十五章 安心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看着陈锦年的面具,江姣姣忽然想起这些日子她的小姐妹一直在她耳边叨叨的玉面公子,又撇了一眼陈锦年的腰束,果然,那把坚硬无比的折扇就悬挂在腰间。

    只是此人好像和前几场的时候不太一样?

    江姣姣摇了摇头,暗道自己多想了,急忙追上陈锦年的脚步,“多谢公子。”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陈锦年随意的摆了摆手,就准备退出赛场,这比试明显是进行不下去了,她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这么想着,陈锦年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留下江姣姣一个人站在原地。

    江城主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扔下台,脸色突然变了变,看着她安全着陆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再压制自己的修为,顿时,铺天盖地的灵压以江城主为中心,向四面散开,参加比试的大多都是些城中有名的家族中心青年才俊,江城主也没有过于施压,只是看着这些人弯下身子运气灵力抵御灵压。

    冷哼一声扶着江卿良从擂台上下来,大步走到江姣姣身边,右手空出来朝虚空一划,契约灵器七星鎏虹剑变大数倍停在空中,江城主一把抓住江姣姣的手,带着他们二人飞上剑身。

    稳立于剑上,靠意念控制剑身飞行,往城主府飞去。

    他一走,登时之间灵压消失,台上所有人额上都冒着汗,看着空无一人的观台又看了一样四周的人们。

    惊出一身冷汗,他们刚刚在干嘛?挑衅城主大人的威严吗?

    “快去偏院将花赞大师请到公子院里来。”江城主一回到家中便冲着一旁的家奴大声喊道,家奴慌忙向花赞大师居住的偏院跑去。

    将江卿良轻缓的放在床上,江城主一脸沉重的给江卿良输送着灵力为他续命,眼见着原本几乎没有生气的江卿良恢复了些,灵力更是跟不要钱似得输送过去。

    江姣姣并没有跟着江城主去院子,而是想着原路返回去寻隐世锦救救自己的哥哥。

    她眼眶泛红疾步跑到城主府大门处,正要推开门出去,隐世锦突的出现在她身后,出声道:“走吧。”期间也只是淡淡的撇了她一眼,便挥挥手,一道白光浮现,两人立刻就出现在江卿良房中。

    “少主。”江城主感受到背后出现的灵力波动,当即停下输送灵力,朝着隐世锦躬身行礼,哪还有半分城主模样。

    隐世锦微微颚首,示意他起来,随后看向江卿良,手中的占盘飞速的转动,显示着江家父女俩都看不懂的晦涩符文。

    隐世锦狭长的眸子微亮,半晌也没个动静,这急的江姣姣直接开口催促道:“少主我哥哥怎么样了?”

    江城主见自己女儿出口催促,看隐世锦没有动怒的意思拉着江姣姣就走出院子。

    这时流砂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蜷缩在一个没人要的簸箕旁边的盛献策,“你怎么了?”

    却只见盛献策好像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整个人微微发抖。

    盛献策脑中一直出现在空中那道屏障中,江卿良一双金黄色的眸子只撇了他一眼他就感觉浑身像被无数辆马车碾压过去一般,发至内心的惶恐和疼痛让他此时像是中了什么咒术。

    流砂见他不对劲,伸手就是一手刀将人打晕拖走回到第一楼。

    陈锦年正拿着老头给他的那把匕首,将天字一号房顶级的天字纹金楠丘枕上削齐,再将它削成一片片薄如蝉翼的木片。

    这要是让易念看见指定得被陈锦年气死,一寸千金的金楠丘木居然让他用来当符咒的承载物。

    望着隐约闪着金光的木片,陈锦年手一挥,殁炎笔出现在面前,接过笔十分熟练的拿起一张木片,在上面绘出符咒。

    随着符咒的最后一笔落下,整张木片的颜色都变成了墨黑色。

    将符咒收好后,陈锦年心中纳闷流砂怎么追个人追那么久,突然一号房的门就被粗暴的撞开,身形一闪来到门边,看着流砂背着个人站在屋内,陈锦年指了指那边的软塌,流砂立刻就将人丢到软塌上“咚”的一声响起,陈锦年看过去,原来是盛献策的手腕刚刚好砸到软塌的下部分,砸到的地方瞬间红了起来。

    流砂脸色一怔,盛献策也因为手腕处的疼痛悠悠转醒,捂着手腕揉了揉,神情呆萌看起来像只呆鹅一半。

    他自陈锦年脚处慢慢往上移动着视线,目光停在陈锦年的脸上,此时的陈锦年隐约有些憋笑的模样。

    “公子,发生何事?我的手腕好痛啊……”盛献策一脸无辜的问道。

    见他这幅模样,流砂当场一副不关我的事的冷脸就甩了出来,淡然道:“公子,我去吩咐厨房做些吃的端上来。”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陈锦年没有回答盛献策的问题,而是搬来了一张椅子坐下,一脸好奇的问道:“你在屏障之中究竟看到什么?”

    “我…我看到……我…“盛献策支支吾吾的说着,突然又想是陷入了什么令人惶恐的回忆。

    陈锦年眼见不对劲,当即就是一道符咒贴在盛献策身上,符咒贴上去的一瞬间盛献策的情绪瞬间稳定了下来。

    正好刚做的符咒能派上用场,陈锦年摸了摸贴在盛献策身上定心符咒,本来是被用来防止突破、练功什么的走火入魔的。

    用在如今有些陷入魇的盛献策身上是刚刚好的。

    眼见盛献策稳住情绪,陈锦年这才把手搭在他的眉心,闭上眼神识朝着他的识海游去。

    识海之中犹如镜子般清澈,几乎一眼望去空无一物,陈锦年又以神识在他的识海中布下一个稳心的符阵,以他的灵脉为眼。

    二人几乎同时睁开眼,盛献策一脸迷茫的盯着陈锦年,他刚刚没有一丝反抗意识是陈锦年没有想到的。

    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般相信自己,要知道被入侵识海稍一不慎就会心智受损。

    陈锦年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个符阵在你的识海中可以祝你晋级无碍,平常的魅惑之术也不会对你起效。”顿了顿,又说道:“你若不想说便不说。”

    盛献策点了点头,他实在不敢再去想那一幕,那一幕对他的冲击力太大了,若是这样下去,就算有公子的符阵他也容易自己吓死自己。

    陈锦年拿起一本书在一旁看了起来,自从来了南穹她越来越喜欢利用闲暇时间看书了,也总算知道为什么当初自己的师傅那般宝贝那些藏书。

    东岐向来都是一道符咒将玉简中的功法,传承直接输入到脑中,根本不会有人去看书。

    虽然东岐以这个办法可以有效保持传承的完整,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东岐人的生育能力很差,有可能百年都生不出一个可以传承夫妻二人的子嗣,这也使东岐的人数逐渐变少。

    盛献策不敢乱动打扰到陈锦年,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认真看书的陈锦年,当即盘膝而坐吸收起灵气来。

    诺大的一号房内只剩下陈锦年翻书的声音,知道晚些时候,流砂才打开门,让人把膳食一一摆上桌,监督着这些人离开后,流砂才走进来拍了拍看书入神,坐姿“优雅”的陈锦年的肩膀。

    陈锦年的魂从书中抽出来,立刻就闻到一股香味,她“啪”的直接把书扔了,朝外边的桌子跑去。

    这时流砂无奈的看着陈锦年的背影,摇了摇头,小姐真是越来越像小孩了。

    无奈之余,流砂伸手拍了拍盛献策的肩膀,凝声道:“吃饭了。”

    盛献策立刻就从修灵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知…知道了。”盛献策低下头从软塌上下来,摸着头走了出去。

    流砂突然想起她把盛献策带回来时路上发生的事,原本她是拖住盛献策走的,毕竟她很少和男性接触,这人她充其量也就跟着公子见过几会。

    谁知道一上大街上就有几个大妈在一旁嚼舌根子,说这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看看这小姑娘这般彪悍,这个小公子也是倒霉。”

    “你们看看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丈夫呢,真是不像话!”

    “唉~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哟~”

    “……”

    鉴于她们实在太聒噪,还跟了一路一直不停念叨,流砂实在受不了了,将在地上拖得脏兮兮的盛献策背了起来。

    低着头不自在的转了转,渡步走了出去。

    陈锦年正碍于有人在,优雅的慢条斯理的吃着面前的菜,满眼的幽怨盛献策愣是没看出来。

    看着跟个二愣子似得的盛献策,流砂走过去坐下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第一楼的饭菜果然名不虚传。”盛献策两个腮帮子塞得满满的,嘴里夸着第一楼的饭菜如何好吃。

    看得陈锦年实在忍不住,直接破戒开始了狂暴模式,吃起来跟土匪有的一拼。

    偏生盛献策这个二愣子还说了句:“就是嘛公子,就应该这么吃,你看你小口小口那么吃,什么时候才能填饱肚唔——”

    话还没说完,陈锦年眼角抽了抽,迅速拿起一个鸡腿就塞进盛献策的嘴里,低声道:“闭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