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宋好屠夫_ 第四百五十三章 妇道长舌,瞎说甚么(四千章节)-笔趣阁

时间:2020-12-10 11: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祝家大郎小说大宋好屠夫 第四百五十三章 妇道长舌,瞎说甚么(四千章节)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黄潜善心中也感觉到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却是也未多想,微笑着带郑智便往城内而去。

    种师道在河间府待了一小段时间,黄潜善自然是毕恭毕敬,直以为这个秦凤路的经略可能在战时会调到河北来,黄潜善对这个未来的上司自然是极尽所能讨好的。

    只是不想种师道半道又走了,黄潜善也就知道自己这一番苦心是白费了。如今来了个郑智,比之种师道就差太远了,黄潜善自然也就多是敷衍。

    众人打马入城,城内有一座酒楼名唤德月楼,开张还不到一年,却是生意异常火爆,炒菜之法一时间风靡河间。便是这酒楼里的烈酒都要便宜少许,自然是人满为患。

    外加江湖人士都极为推崇,有事便约在德月楼,城内也无人敢来为难,也算得是日进斗金了。

    黄潜善并不知晓这刚开张不久的德月楼是郑智手下的产业,吃了几次之后,倒是觉得此楼风味极佳,也就多在此酒宴。

    郑智自然是第一次到这河间城的德月楼来,便是看得满口德月二字才知这是自己的产业。

    不论这德月楼生意如何火爆,知府光临,自然一切妥当,直往二楼雅间相请。也无人认出郑智这个德月楼的主人。

    李二倒是过不得多久便会到河间府来一趟,清查账目之内的事情,河间德月楼的掌柜却是卢俊义的人,只因为郑智麾下并无几个河北本地人。卢俊义在这河北的德月楼自然也有一点股份。

    此时城外军营忽然奔出千余铁甲骑士,直往城内而来。

    城门口的士卒正要关门,却是这千余骑士如狂风一般席卷入内,吓得守城门的十几个士卒连连躲避。

    待得这一队人马皆入城中,最后竟然还有二三百骑士就在城门口处停了下来,皆下了马。

    有人把守城门,也有人往城墙而上。便是要把河间城的防务接受了。门口十几个本地士卒却是被控制了起来,直接往城外军营送去,算是征调了。

    席间入座,左右此起彼伏都是催菜之声,却是知府雅间的菜片刻就上齐了。

    黄潜善作为主人,便是开口道:“今日郑相公为国家军要远道而来,此宴便是为郑相公接风,怠慢之处,相公多多包涵。”

    郑智闻言一笑,就要开口答话。

    却是此时,街道之上传来无数马蹄之声,轰隆作响。马蹄铁踏在街道青史板上,声音异常清脆。

    黄潜善连忙起身顺着窗户去看,映入眼帘皆是铁甲,正顺着大道往北而去。

    府衙大概就在城中心位置,这些骑兵路过此处之后,大概也就不远了。

    黄潜善连忙回过身来看郑智,口中问道:“郑相公,这般是为何啊?为何入夜之时还有这么多军汉在城中驰骋?”

    黄潜善倒是不傻,也知道河间城此时出现的兵事,除了郑智麾下的,也就不可能是别人的了。

    郑智闻言笑道:“黄知府稍安,皆是入城皆是奉命的差事,不会扰民。”

    黄潜善闻言心安不少,兵匪兵匪,兵入城中,就怕不服管教,变成了匪,不论是真的抢掠还是惹是生非,皆是大麻烦。只道:“不扰民就好,不知这些军汉可是奉了相公的差事,这么时候还纵马入城?”

    黄潜善终究还是想弄明白其中缘由的。

    郑智闻言,笑道:“黄知府猜错了,某的差事哪里有这般急切,便是明日入城也是来得急的,却是东京官家的差事,所以才这般急切。”

    “官家?东京官家?如何官家还有差事在这河间城池之中,当真怠慢不得,还请相公快快告知一二,以免误了官家大事。”黄潜善先是疑惑,然后却又是欣喜,皇帝天子竟然都在这河间府有事,他这个河间府的知府岂能不给皇帝办好,办好了岂不就是上达天听的功劳。

    郑智不紧不慢从袖笼之中抽出一卷一尺左右的卷轴,卷轴乃金黄色的锦帛,正是郑智头前回去取来的。

    待得锦帛取出,郑智解开其中系带递了上去,笑道:“圣旨在此,黄知府且自己看看。”

    黄潜善面带喜色,忙接过圣旨来看。

    片刻之后,看得心中一凉,圣旨通篇内容不过就是让各地州府衙门出钱资助军费,如此也就罢了,黄潜善也还有推脱之法。

    内容之中更有要各地州府衙门配合清点府库钱粮,不遗余力支援军费。

    便是这一条,黄潜善已然发慌,此时再听远去的马蹄声,心凉半截。

    苍白不自觉已经浮现在脸上,黄潜善卷起圣旨,递还给郑智。

    郑智接过圣旨,便道:“本来还想等黄知府明日送到营中的,却是回头拿腰牌的时候,圣旨突然到了,如此也就不再劳烦黄知府了。二千石粮,两三万贯钱,倒是也不多。”

    黄潜善看着郑智,心中越发惊颤。

    只见黄潜善忽然站起身来,抬腿就往楼梯而去,口中还道:“如此大事,圣旨都来了,我且先到衙门里去帮衬一番,佳肴当前,相公自请。”

    话语还在,黄潜善人已到得楼下。

    在座几个僚属更是面面相觑,皆不知圣旨之上是何内容,见得自家主官忽然离席。几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极为尴尬。

    郑智看得黄潜善就这般离席,显然是想回衙门里去拯救自己的财产,口中只道:“黄知府又急事先走,诸位稍安,且先开席。”

    郑智自然是不会跟着去的,到时候若是发生些不愉快的事情,面对面的倒是尴尬,反不如就让军汉们一顿粗鲁,把事情办妥就是。

    郑智自顾自吃饭,这菜色味道当真不错,大火爆炒的肉菜,吃起来就是比蒸煮的美味。

    待得黄潜善奔到知府衙门之时,衙门已然被铁甲军汉围得严严实实。

    大门也是洞开,无数如狼似虎的军汉已经冲进府衙之中。

    皇帝赵佶在颁布旨意之时,心中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份差事会是这么完成的。赵佶心中,以为郑智往各地州府派几个刀笔吏,然后进得衙门,各地衙门配合清点一番,大家开开心心,然后把清点出的钱粮往河间府运去。

    却是哪里会想到事情真正的操作办法便是如强抢一般。若是真按照赵佶设想的办法与圣旨字面的意思,郑智哪里还能凑得齐军饷,各州府库房之中,大概也就只有一两千石粮食了。

    事情主动权但凡到了州府之上,所有政策皆是假的。只有把主动权拿在手中,行事才会顺利。

    河间知府衙门之中,吴用早已安排得妥妥当当,先往外搬的倒不是钱粮,而是各类文书。文书都搬到吴用面前,吴用拿着火把四处查看,用得上的便留下来,用不上的就让军汉放回原处。

    也是郑智学精明了,先拿账册,再搬东西,吴用自然照办。

    黄潜善奔到门口,便要往衙门而入,却是两个军汉上前喝道:“何人敢擅闯府衙重地?”

    黄潜善进这个衙门口,还真是第一次被人阻拦,先是被这话语问得一愣,随后连忙答道:“我乃河间知府,快快让我入内。”

    旁边一个军汉听得是知府,倒是话语客气了一点,只道:“知府稍待片刻,我先进去禀报一番。”

    说完这军汉进了大门,这一语,把这黄潜善气得半死,进这河间府衙,还要先禀报他人,这世间哪里有这般的事情,起身就往前走去,口中怒道:“岂有此理,本府乃河间知府,便是进个衙门还要别人准许不成?让开!”

    却是不想郑智麾下这些骄兵悍将,抢的知府衙门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上前便把这往里闯的黄潜善一把推开,口中还道:“叫你稍待片刻,你就稍待片刻,若是叫你闯进去了,回头军法落在我头上了,你一个知府能负责吗?”

    黄潜善推得一下,气得浑身发抖,当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抬头往府衙之内观瞧,也见院内地上摆满了文书册子,心中更急,怒道:“你这贼配军,本府刚才还在与你家相公吃酒,你这贼汉此时如此待我,便叫你家相公前来,看你吃罪得起,让开。”

    却是这军汉也是混不吝,只答道:“你把我家相公叫来应允了,便让你进去。不然就在此稍等。”

    黄潜善这辈子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浑人”,抬手指着这铁甲军汉,口中喊道:“你这无礼贼配军,且等着,看你家相公如何收拾你。”

    “你少来恐吓,我又没犯军法,相公自然不会收拾与我。”浑汉信心十足答得一语,便是认定自己没有犯军法,便是不会受罚。

    可见郑智治军严谨,军法才是一切行事标准,这些早已深入人心。宋之军法,比后世严苛不少,动则脊杖或者当斩,严格实行起来,治军不在话下。

    黄潜善正是无语以对,不知再说什么是好。便是吴用拿着火把出来了。

    “黄知府回来了,怠慢怠慢,军汉不知黄知府会回来得这么快,无礼之处多多包涵。小的头前也以为知府与我家相公吃酒,一时半会不会回衙,也未交待,实在有罪,还请知府见谅。”吴用一番言语,也是滴水不漏,话语说完,侧过身子便是躬身作请:“黄知府快请快请。”

    黄潜善见得吴用这般恭敬态度,把头一扬,双手背后,便往里走,口中还道:“明日且叫郑相公好好管教你们一番。”

    吴用也不答话,只是跟随而入。

    黄潜善进得大院,见得满地文书册子,强自镇定一番,开口说道:“皇差之事,本府已然知晓了,奈何账册还有出入,且待府中衙吏把账册完备之后,你们再来清点。今日便先回吧。”

    吴用听言笑道:“黄知府,此事无妨,今日既然来了,且把差事一并做了就是,待得账册整理好,与府库比对一二,差池之处明日再来计较就是了。小的一定细心办差,不敢有丝毫纰漏。”

    黄潜善眉头一皱,心下更慌几分,忙道:“如何能这般,府库账册本就是衙门的事情,岂能假人之手,明日尔等再来就是,也不差这一夜时间。”

    吴用见得军汉已经再往外搬箱子了,此时也不再顾左右而言他,直白说道:“差事已经开办了,黄知府不若差几个衙门里刀笔吏来一起清点,如此两方记录,以后也有个见证。”

    黄潜善闻言,已然恼羞成怒,开口道:“你是哪里的芝麻小吏,如此多话,好不知礼,本府行事,岂用你指手划脚,叫你明日再来,你便明日再来就是。”

    黄潜善当真是虎躯一震,爆发出一些上位者的威势来。

    奈何吴用听言一笑,只道:“知府原谅,小的虽然是芝麻小吏,奈何上官有令,不敢不从,军法严苛,小的头前受了几十脊杖才刚刚下地能走,此番差事若是半途而废,只怕又要吃打一番趴上两个月了,还请黄知府慈悲海涵。”

    便是吴用话语一出,后衙之中竟然传来女眷叫喊之声。

    黄潜善听得叫喊,迈步往后衙飞奔而去,心中怒不可遏,便是想着必然有军汉冲撞了家中女眷。

    待到后衙一看,哪里是冲撞女眷那么简单,无数军汉竟然砸开了后衙直接冲了进去。

    一众小厮哪里止得住这些如狼似虎的军汉,大多被打倒在地。

    一个妇人见得黄潜善进得内衙,连忙上前去,满脸泪水急问:“夫君,苦命啊。。。你为何要恶了官家,犯了抄家的国法?”

    显然是这妇人想多了,只以为黄潜善是犯了事,才惹来这抄家之祸。

    “妇道长舌,瞎说甚么,我何事犯了法。”黄潜善怒不可遏,骂咧一句,转头就走。此时黄潜善已然知晓,若想阻止这些军汉,唯有赶紧去寻郑智。

    在前院清点账册的吴用见得从身边飞奔而出的黄潜善,脸上阴沉一笑。倒不是在嘲笑这个黄知府,也是吴用心中阴暗了些,自己一个白身庶人,这般拿捏一个知府,心中不自觉有些暗自爽快。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